“阿斯巴甜们”如何兼顾成本与安全

 汽车配件     |      2024-02-27 08:49:04
  阿斯巴甜风波下,阿斯安全可口可乐、巴甜百事可乐、兼顾大窑等汽水对此三缄其口,成本元气森林、阿斯安全奈雪的巴甜茶、广州浪奇迅速与阿斯巴甜撇清关系。兼顾这背后既有舆论的成本压力,但更重要的阿斯安全或许是成本与安全“鱼与熊掌难以兼得”的考量。

  北京商报记者调查下游食品企业发现,巴甜与使用蔗糖相比,兼顾达到相同蔗糖甜度使用安赛蜜或三氯蔗糖可分别节约93.7%或90.1%的成本成本。消费者的阿斯安全普遍认知是,配料越少越健康,巴甜反馈到一些下游企业,兼顾即便是提高成本也要让配料表更干净。

  专家认为,饮料企业为了将配料表减少一个字,背后往往要付出上亿元的成本支撑,“对终端市场来说,如果阿斯巴甜被替代,可能会对使用阿斯巴甜的产品产生影响,但具体影响程度将取决于替代品的可替代性和市场接受度”。

  配料表成新噱头

  阿斯巴甜争议之下,不少饮料企业又将配料表当作营销新噱头。

  奈雪的茶果汁茶饮料特意在广告中说明“本产品使用罗汉果浓缩汁,代替三氯庶糖,作为代糖使用”。西安老牌汽水品牌冰峰宣称“采用天然植物代糖赤藓糖醇,不含防腐剂”;另一家新星汽水品牌元气森林则直接在宣传语中打出“干净的配料表”“0糖0脂0卡0山梨酸钾的轻负担”“更优的代糖方案赤藓糖醇”等词汇。

  随着人们消费习惯的改变,“无糖”“零糖”等含代糖类饮料逐渐被摆放在货架最显眼位置,但在阿斯巴甜风波下,公众敏感的神经再次被触碰。就阿斯巴甜是否影响后续产品生产等问题,北京商报记者通过邮件向可口可乐、百事可乐、大窑汽水等品牌进行提问,但截至发稿未收到回复。

  消费者的普遍认知是,配料越少越健康,但聚光灯下的饮料们也并非所宣传的那么“健康”。北京商报记者比较了雪碧零糖、可口可乐零糖、百事可乐零度、元气森林白桃味气泡水、奈雪的茶果汁茶、冰峰无糖、大窑嘉宾汽水等十余种饮料发现,大多数饮料配料表的成分在十种以上,最少的元气森林白桃味气泡水有八种,最多的大窑嘉宾汽水多达十六种。

  各大饮料配料表中相同的成分包括水、二氧化碳、柠檬酸、食用香精,其他成分则五花八门,且多数饮料配料表中含有不止一种甜味剂,并非企业不愿意只用一种甜味剂,而是成本与口感多方考量下的结果。

  并非“科技与狠活”

  北京商报记者调查发现,可口可乐零度配料表中含有阿斯巴甜(含苯丙氨酸)、安赛蜜、蔗糖素;百事生可乐中含有阿斯巴甜(含苯丙氨酸)、安赛蜜、蔗糖素;大窑汽水配料表中含有阿斯巴甜(含苯丙氨酸)、甜蜜素、安赛蜜;元气森林配料表中含有赤藓糖醇、甜菊糖苷、三氯蔗糖。

  一种解释是,一般来说低倍甜味剂普遍口感较好,成本较高,甜价比高,需要搭配高倍甜味剂降低成本,增加甜度;同时甜味剂间的协同增效作用可使其甜度超过几种甜味剂实际甜度的加和甚至成倍增加,减少了复合甜味剂的用量,从而降低了生产成本。比如赤藓糖醇的甜度为蔗糖的70%,单一使用赤藓糖醇的产品可能会造成成本高、口味淡的后果,因此加入极少量高倍甜味剂即可有效增加甜味,并且在甜度相同的情况下降低成本。

  同时,单一甜味剂使用时都有一定程度的缺陷,例如糖精有一定的后苦味;甜蜜素价格相对较低但口味微苦,耐酸性稍差。复合甜味剂可将各种甜味剂的特性综合利用,以取得最佳效果,例如赤藓糖醇与高倍甜味剂甜菊糖苷以1000:1-1000:7范围内混合使用,可有效掩盖甜菊苷的后苦味,甜味协调性好。

  根据百川浮盈数据,2022年4月安赛蜜和三氯蔗糖的价格分别为7.6万元/吨和39万元/吨,达到1蔗糖的甜度使用安赛蜜和三氯蔗糖的成本分别为380元和600元,而使用蔗糖的成本约为6000元,因此达到相同蔗糖甜度使用安赛蜜或三氯蔗糖可节约93.7%或90.1%的成本。

  在甜味剂市场上,被元气森林带火的第三代代糖赤藓糖醇,第四代的安赛蜜,第五代的三氯蔗糖等正成为阿斯巴甜的替代品。在天然甜味剂领域,甜菊糖、罗汉果甜苷等品种有后来者居上之势。

  趋向更安全

  根据英敏特数据库的数据显示,在 2010-2020年的十年间,天然甜味剂的添加占比逐年提升,由2010年的8.16%提升至2020年的29.41%。人工合成甜味剂的使用占比出现明显的逐年降低趋势,以天然甜味剂、糖醇为代表的新型甜味剂,因为更符合健康、安全、天然、控糖等新生活态度的需求,在代糖市场上呈现出积极快速的发展态势。

  无论从口感体验还是单位甜度成本来看,天然甜味剂都具备替代人工合成甜味剂的条件,并且天然甜味剂更能达到消费者对“天然、健康、安全”的更高需求,品牌方将更有动力选择使用天然代糖。

  在成本方面,尽管人工甜味剂的“甜价比”优势明显,可以最大化地控制和压缩成本,但甜菊糖苷的甜价比也已经下降到蔗糖的1/5,也只是阿斯巴甜的2.5倍,并且一瓶饮料里高倍甜味剂添加量少之又少,对品牌方来说单瓶甜味剂应用成本的浮动基本可以忽略不计。

  中信证券研报指出,出于安全性和成本的考虑,预计下游厂商会加速三氯蔗糖等更安全的甜味剂对阿斯巴甜的替代。此外,随着人们对于甜味剂的来源及安全问题关注度的不断加强,对天然甜味剂需求预计还将高速增长。

  中国食品产业分析师朱丹蓬表示,“目前甜味剂的替代品有很多,赤藓糖醇是阿斯巴甜的升级版,在代糖行业,也被资本市场阶段性看好”。

  可以肯定的是,在全球控糖减糖的大趋势下,天然甜味剂已经逐渐得到商家和消费者的青睐,但短时间内人工甜味剂还不会退出市场。北京商报记者 孔文燮